Healer_Killer

德哈+微量思蝎的畅想👋

Leanne_脸脸:

我最近就很想看那种夹带着思蝎的德哈
就。感觉很有生活气息呀~
比如可以是这样一个场景——
“咱们俩的儿子是不是太腻歪了?我观察了几天,斯科皮打了个嗝都要大惊小怪地告诉你儿子。”德拉科一边通过双面镜说话,一边翻了个不赞同的白眼。
“是啊,谁说不是呢,从一朵云的形状像只小猫到甘草棒乐队新出的单曲,全部都得交流一下。哎!说到甘草棒!你尝了蜂蜜公爵新上市的那个什么什么糖果了吗?”
“霹雳爆炸棉花糖!这你都记不住!一上市我就买了!说起来路上贴着的魔法部宣传海报,你照的可真不怎么好看啊波特。”
“…等等?糖果店旁边的海报上,波特臭大粪是不是你写的??”
“……我们刚才说到哪儿来着?哦对,这俩小孩怎么那么喜欢唠叨生活日常啊…”
【如果有两代的这种文 请一定推荐给我呀!

主思蝎副德哈德无差 玩梗系列番外之重读长辈们那本书

世界第一草泥马殿下:

肝了好几天终于完成了,字数一爆再爆,最后我居然写了5000字。明天开印调,然后我就去联系印场代理了。
AM爆笑轻松向的好像写了很多,下面考虑写几个原著向的换换心情,原著向的肯定会走正剧的,又想了几个有趣的脑洞
——————————————正文开始————————
玩梗系列其他文    世界观   德拉科性转梗   见家长梗  
回头却已不再是从前


重读长辈们的那本书
(别名:情人一夜变成兄弟,各自的父亲突然成了一对,这究竟是到人性的堕落还是道德的沦丧,这对伪兄弟真情人又将何去何从,是冲破血缘的阻碍坚持在一起,还是含泪选择放弃彼此成为亲人,让我们敬请期待)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
                      ————题记。
阿不思&斯科皮:滚!!!!!——


PS:为了区分,原著世界为哈利与德拉科,玩梗世界是Harry和Draco
阿不思是被闹钟声吵醒的,他随书关了闹钟,然后手一伸准备搂住他的爱人斯科皮一起睡,然后他摸了个空。难道斯科皮今天这么早就起来了,不像他吧。阿不思迷迷糊糊地想着,然后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然后阿不思就彻底蒙逼了,入眼是一片大红色,红的堪比他哥哥的房间。阿不思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在疑似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寝室,先不说自己为什么会在格兰芬多寝室,已经毕业好久的自己出现在霍格沃茨就很奇怪。大概是自己的举动太大把室友都惊醒了,阿不思注意到自己的室友,有两个明显是和自己同年的格兰芬多,还有两个则是完全不认识,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阿不思现在是一头雾水,目前看起来自己好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 ,可又有点不像,希望能看到斯科皮,不知道斯科皮有没有和自己一样回到过去。
阿不思一路从格兰芬多塔楼走向礼堂,他再一次确定了这个时空不正常。首先,自己都现在都没看到自己的哥哥詹姆波特,从室友的口中自己似乎并没有这样一个兄弟。之前阿不思已经确定了,自己还是叫阿不思波特,目前是四年级,长相和自己原来的时空一模一样,除了自己这个身体眼睛是蓝色的,不是那种天蓝色,是蓝色中带点灰。这让阿不思有了一点不好的预感,毕竟灰蓝色的眼睛全霍格沃茨就那一家。而且自己还是在格兰芬多,一路走来他还发现以前的那些同学大多还是没变,但是多了不少他之前从未见过的人。
阿不思做到格兰芬多长桌上,不停地向斯莱特林长桌张望,他听见有人笑他又想弟弟了。弟弟?阿不思心里不好的预告越来越大了 。
终于,他看见了斯科皮,当他看见斯科皮的那一刻,阿不思如遭雷击,整个人瞬间呆住了。斯科皮长相并没有变,但是他有一双绿色的眼睛,是和阿不思还有他的父亲,哈利波特如出一辙的绿。果然,阿不思痛苦地捂住了脸,他就知道自己的父亲和斯科皮的父亲关系有点不太对头,结果这个时空他们就在一起了,还生下了他和斯科皮。
不!!!!—— 阿不思一脸痛苦,他一定都不希望斯科皮从爱人变成了弟弟,他拒绝这样的展开方式。
阿不思不顾身后人的叫喊,冲上去拉去斯科皮就跑,他们一路跑到图书馆,开始找历史书看。然后他们发现,这个世界没有伏地魔,所以很多人没有死,这就是他们会看见许多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同学的原因,至于他们的父亲为什么没有在一起,书上并没有写。可能是因为这个时空的Harry Potter不是救世主,只是一个普通人。
阿不思和斯科皮看着对方,面面相觑。做为从小听着救世主的故事长大的孩子们,当突然有一天,他发现这一切都消失了,没有战争,没有救世主,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变成了一个普通人。那种信仰突然消失的茫然感,即使阿不思和斯科皮是有一定社会阅历的成年人,也很难一下子接受这个事实。
所幸,他们第一节课是黑魔法防御术,而老师正是他们目前的父亲,Harry Potter。至于这个时空的Harry没有去做傲罗而是选择了当教授,估计是因为这是和平年代,而且他亲人们也不希望他从事这个比较危险的工作,正好又赶上教了黑魔法防御术很久的那位教授要退休了。
也许是因为和平年代的关系,也有可能因为是自己的孩子,这里的Harry远比阿不思和斯科皮认识的那位要爽朗。他们很多就从这个时空的父亲问出了一堆让他们目瞪口呆的事情。
比如现在的校长是西弗勒斯斯内普,几年前刚上任,因为校长是他,整个霍格沃茨的学习效率是有史以来的高,并且在前两年的三强赛中吊打布隆巴顿和德姆斯特朗,而且从Harry的口气中能听出来, 这位校长现在对他还是十分的“照顾”,还好他现在不教魔药课了。对了,他还是Draco的教父 ,也就是斯科皮和阿不思的教祖父。顺便一提,阿不思的中间名还是西弗勒斯,据说是哈利为了讨好岳父or公公特地取的,可把詹姆和西里斯气坏了。听说他们还为此约了斯内普教授去轰轰烈烈地打了一架,至于结果吗,从詹姆和西里斯第二天请假了,而斯内普第二天一如既往的坐在教授席恐吓学生就能看出来了。至于把斯内普的名字和波特这个姓氏放在一起是讨好他还是羞辱他,这个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对了,Harry给阿不思取名可不是为了纪念什么的,要知道邓布利多在哈利六年级的时候,突然带着已经分手了半个世纪的男朋友,前黑魔王,格林德沃,一起越狱私奔了。这个消息一经传出,立马就轰动了整个巫师界,大家立马脑补两人由爱人决裂变成敌人,然后经过岁月的磨砺还是携手在一起的一出狗血虐恋。不过英国记者对于小道消息的挖掘程度一向令人叹为观止,当其他国家的人们还在脑补本世纪最出色的两位黑白巫师的爱恨情仇时,以丽塔斯基特为首的英国记者已经把两个人是怎么在一起 然后决裂,最后成为敌人,在1945年一战之后再不复见,又在小辈们的爱情故事的刺激下鼓起勇气跨过以前的那些爱恨。整个故事写的是荡气回肠,催人泪下。使无数女巫成为了GGAD的死忠CP粉,坚定地为GGAD打call。
扯回来,其实是在阿不思出生的时候,私奔了很久的格林德沃突然出现在圣芒戈,说因为Harry和Draco他与邓布利多才能复合,所以希望Harry给自己的孩子取名为阿不思。在老魔王的淫威下,詹姆只能放弃让Harry的孩子叫詹姆波特,而改成阿不思波特。
阿不思囧囧有神地听说这段来历,内心开始默默地感激老魔王,虽然自己现在在格兰芬多,但是顶着和自己以前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叫詹姆波特,自己以后一定无法直视自己的哥哥詹姆了。
不过阿不思很好奇,自己素未谋面的爷爷奶奶,听Harry的描述,他们就像其他普通父母一样爱着Harry,阿不思内心由衷地围殴这个时空的父亲而感到高兴。
然后阿不思听说了彼得的孙子在格兰芬多,还是自己的室友,怪不得那个人的姓氏那么熟悉。还有贝拉的孙女,叫戴尔菲,还是斯莱特林的级长,阿不思想起了自己那里的卜鸟,不由得握紧了斯科皮的手。
听Harry讲了这么多足以颠覆阿不思和斯科皮三观的事后,Harry终于讲到自己和Draco是怎么在一起的。从两个人怎么一开始互相看不顺眼,互为死对头,如何在平时挑衅对方,如何互怼,到三年级Draco受伤时自己的担心,然后偷偷去看对方被发现了,四年级如何发现自己的感情然后在一起,并且在三强赛舞会上共舞一曲轰动全校,然后双方家长表示反对并努力阻挠,最后在很多人(尤其是邓布利多)的帮助下冲破阻碍在一起。听的阿不思和斯科皮是目瞪口呆,简直比丽塔斯基特写的小说还精彩。
听完Harry的故事,阿不思和斯科皮简直对这个时空的Harry和Draco佩服地五体投地,没有伏地魔,没有了战争,他们还这么能搞事,甚至带上了这么多人一起搞事,还间接使一对分手已久的苦命鸳鸯复合了。阿不思和斯科皮深深地觉得,和父亲们比起来,自己当年的搞事能力真是弱爆了,当中大概相差了一百个伏地魔。
对了,阿不思和斯科皮还知道了,明明他们两个不是双胞胎,却在同一年生的,具体细节介于他们在这个时空还是未成年人,不宜知道太多。只要知道其实斯科皮是Draco生的,阿不思是Harry生的就行了。
经过一节课的调整,阿不思和斯科皮两个人已经能接受他们是兄弟这个事实了,当然接受并不代表着默认。阿不思在思考,自己要不要搞一波事,男朋友突然变成弟弟,放谁身上都会觉得不爽。
斯科皮觉得自己的“哥哥”,之前的恋人,阿不思波特,最近状态很不对啊,有点像当初四年级要准备搞一波事的前兆,斯科皮觉得自己有必要阻止。这个时空的两位“父亲”心脏可不一定有自己时空的两位父亲好,况且斯科皮也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激发了阿不思几乎已经消失了的中二之魂。
再找阿不思谈了谈,成功阻止了阿不思计划在全校公开和斯科皮的关系然后让所有长辈都气晕过去的伟大计划后,斯科皮心里送了一口气,他发现阿不思不愧是Harry Potter的亲儿子,都喜欢搞个大新闻。他也知道阿不思想这么做的原因,不过其实斯科皮内心对于阿不思变成了自己的哥哥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他认为不管阿不思是不是他的亲人,他们究竟姓马尔福还是波特,这都无法阻止他和阿不思相爱这个事实。斯科皮觉得阿不思可能知道,但是他自己很清楚,他的父亲德拉科马尔福和阿不思的父亲哈利波特是相爱的,和平年代是这样,战争年代也是这样。只是在他们的时空,因为太多的顾虑和无奈,他们只能压抑自己的感情,把彼此当成陌生人。也许真是因为他们那份求而不得的感情所致,自己和阿不思的恋情没有受到过多的阻碍。
时间转眼就到了圣诞节,阿不思和斯科皮其实很期待这个圣诞节。他们不但能看到这个时空的Draco Malfoy,还有詹姆莉莉西里斯等等那些在他们原来时空做为英雄牺牲的亲人。
阿不思和斯科皮从学校回来后,先去马尔福庄园住了几天。虽然Harry和Draco在一起这么久了,连孩子都有了,但是两家人的关系,尤其是两位父亲和教父,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自从某一年的圣诞节两家人一起过然后引发了一场大战直接毁了这个圣诞节派对后,一到圣诞节,Harry和Draco总是带着孩子两边跑。顺便一提,阿不思的教父教母是罗恩赫敏,斯科皮的教父教母是布雷斯潘西,考虑到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关系,定下两个孩子的教父教母也是一场灾难,Harry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捂脸。
反正阿不思和斯科皮的这个圣诞假期,就像中国人过年走亲戚一样,在几位祖父祖母,教父教母,还有教祖父,不得不提一句,西弗勒斯斯内普,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让人闻风丧胆,很多人听到他的名字就腿软,那些即使从霍格沃茨毕业很多年的人,看到西弗勒斯斯内普时,都会习惯性的瑟瑟发抖,再调皮的格兰芬多在斯内普校长面前也会乖巧的像一只鹌鹑,不得不说麦格选择斯内普做校长是很有前瞻性的,随着霍格沃茨教育质量的逐年提高,以及新任校长对于调皮捣蛋的学生颇有整治方法的消息不胫而走,大量外国家长慕名把自己孩子塞进霍格沃茨 导致霍格沃茨每年生源都会比前一年多,名气越来越大,甚至传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巫师界,所以这一届还多了几个来自美国的小巫师。
言归正传,在蜘蛛尾巷和斯内普教授压力山大地度过了三天之后,阿不思和斯科皮感觉整个人都升华了,以前的那些教授是多么的和蔼可亲。他们发誓回去以后一定会经常去看望教授们的。
在所有亲人那里待了一圈以后,阿不思和斯科皮终于回到了自己家,也就是Harry Potter和Draco Malfoy的家,可能是为了Harry的工作考虑,他们反而选择住在了霍格莫德。吃完晚餐,阿不思拉着斯科皮敲开了父亲们卧室的门,他们准备向父亲们坦白自己对对方的感情。
当阿不思直视父亲们准备开口时,他感到了一阵眩晕,他下意识地紧紧握住了斯科皮的手,然后他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慢慢地抽离,阿不思来不及思考,只能把斯科皮抱在怀里,然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当阿不思慢慢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周围都是熟悉的一切,看着斯科皮二十岁的样子,阿不思知道自己回到了原来的时空。
真是可惜啊,阿不思心想,虽然爱人变兄弟一开始挺难接受的,但是仔细想想,乱伦什么的,听起来就很带感,比起世仇似乎更加刺激,可惜了。阿不思看着斯科皮的蓝眼睛,内心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原著时空的哈利&德拉科:突然感觉背后一凉。


end


小剧场


当思蝎没有突然穿越回去而是坦白了感情后


德拉科(一脸痛心疾首):阿不思,你怎么能这样!斯科皮他是你弟弟啊!!!你居然对他下手,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自行脑补表情包)
阿不思(一脸淡定):会啊,但是骨科什么的,想想就超级刺激。我就喜欢刺激。(此处也请脑补表情包)
德拉科(一脸震惊,然后突然愤怒):哈利波特!!!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居然大言不惭的说乱伦刺激所以对弟弟下手!!
哈利:是挺刺激的,可惜我没有兄弟。。。不是的!!!德拉科你别生气,你听我解释!!——我没那么喜欢刺激,真的,和你在一起已经很刺激了。。。我什么都没说!!德拉科,你听我说!!——只要孩子们互相喜欢就行了,我们不应该对他们管太多,毕竟孩子们都长大了。德拉科,德拉科——德拉科你别晕过去,醒醒啊,德拉科!!——
德拉科:已气晕
(德拉科内心OS: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哈利波特!!!现在离婚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drarry]boyfriend or girlfriend (一发完)

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drarry]Boyfriend or Girlfriend
是个性转play 满足自己对德拉科女体的变态欲望(你


女孩子们可真是美好啊。


 


哈利交了个女朋友,这事儿霍格沃茨人尽皆知。


“昨天我看见哈利和他的女朋友在走廊上接吻了”一个拉文克劳的学生掩着嘴悄悄说。


“是吗?”一个格兰芬多的学生兴致缺缺的说,“他们不是天天腻在一起吗?”


拉文克劳的学生拉了一下朋友,哈利搂着他女朋友的腰,亲亲热热的走过,她们身边掠过一头柔顺还带着优雅香气的淡金长发,纤细的手指挽着哈利的胳膊,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似乎已经比哈利高了——或许确实如此。


“Merlin!”拉文克劳的学生一脸沮丧,“瞧瞧那身材,瞧瞧那气质,瞧瞧那一身衣服——怪不得哈利身边缠着他的女生少了这么多。”


“是啊,他们还真是般配啊。”格兰芬多的学生羡慕的看着他们走远。


 


“哈利波特,你还要我这样丢人现眼多久?”哈利的女朋友在走出众人视线之后,甩开了哈利的手,怒瞪着他。


哈利轻松的耸肩,“我想这是你展现个人魅力的时间——毕竟我听见了好多男生骂我和好多女生嫉妒你长得好看。”


“长得好看我可不否认。”女孩高傲的扬起下巴,白皙的脖颈扬起优雅流畅的弧度,“但是作为你的女朋友,我不得不说你暴殄天物了。”


“那男朋友就行了?”他斜睨了女孩一眼。


女孩咬着嘴唇,看起来随时都会给对面的人一打恶咒。


“行了,Daisy小姐——”忽然有一阵喧闹,一群学生从他们藏身的空教室门口经过,其中两个女孩要来这间教室拿点东西。


黛西眼疾手快的拉过哈利,将唇碰上他的,哈利顺势搂着她的腰,将她固定在怀里。


“你晚上在床上等着吧哈利波特。”黛西在唇齿间给了哈利波特一句恶狠狠的话。


“金妮,你有什么落下了……?呃……”


金妮打开教室的门,眼前的一幕让她有些尴尬——她的前男友,正搂着他的现女友——一个金发灰眼的高挑姑娘,哈利挡住了她的上半身,金妮只看得见她细长,笔直又白净的双腿和一双一看就名贵无比的高跟鞋。


金妮皱眉,照理来说,哈利喜欢的绝不是这种……张扬又出挑,一看就知道出身高贵的女孩


——当然不是因为她都没有。


但很奇怪,哈利好像在刻意的向所有人宣告,这是他的女朋友。


阿斯托利亚奇怪的看了一眼金妮,然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哈利波特?”阿斯托利亚轻声念叨着,抱歉的看着金妮,“或许我们该离开——你知道的。”


哈利听着她们进行完对话,这才如梦初醒一样松开了黛西。


“你等死吧哈利波特!那是阿斯托利亚和你前女友!”黛西恶狠狠的轻声说,然后恢复了惯常的高傲又冷淡的神情,整理着自己的衣物。


哈利当然知道那是金妮和阿斯托利亚——一个一直喜欢着德拉科的姑娘。


“hi,金妮,hi,阿斯托利亚。”哈利干巴巴的招呼,很有点被现场捉奸的无措。


德拉科微微抬了抬下巴算是打招呼。


“哈利,呃,这位是……”


“黛西。”德拉科淡淡的说,“斯莱特林学院。”


阿斯托利亚在看到她的脸瞬间就皱起了眉,“斯莱特林?可是我没见过你啊。”


德拉科耸耸肩,“你不可能见过霍格沃茨的每个人。”


这么出挑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不招人注意!阿斯托利亚张了张嘴,却没说出来。


哈利看了德拉科一眼,淡金色的长发有几缕垂落在胸前,哈利没忍住,伸手将他的头发拨到后面并帮他理顺。


金妮看起来像是吞了一桶鼻涕虫——哈利眼里的温柔和喜欢绝不是作伪,这点她太清楚了!


可是——她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金妮望了望阿斯托利亚,发现后者正死死的盯着黛西的脸。


察觉到好友的视线,阿斯托利亚总算挪动了目光,向金妮勉强笑了笑。


德拉科接着吻哈利脸颊的机会轻声说“阿斯托利亚看出问题了,我想你前女友也一样。”


“猜出你是德拉科马尔福?”哈利轻声笑“come on 这太恐怖了!”


“女人的直觉。”她抱起双臂,“你等着看吧。”


果然,阿斯托利亚犹豫着开口了“黛西——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冒犯,但我还是想问,德拉科,德拉科马尔福,你认识他吗?或者说你和他有血缘关系吗?”


德拉科挑眉看向哈利,“恩,马尔福家族的继承人,斯莱特林的王子,我认识他。”


哈利无声的瞪着德拉科,意思是这么往脸上贴金真的好意思吗?


实话实说而已,德拉科假笑一下。


阿斯托利亚猛地上前一步——这世界上有谁能把这个动作模仿的如此之像德拉科?除非是他本人。


金妮貌似无意的问“利亚,你们家族是不是和马尔福家族关系很不错?”


阿斯托利亚愣了愣然后狡黠的笑了“是啊,很不错。黛西,你猜要是德拉科父亲知道了他的儿子在学校干的荒唐事——”


德拉科脸色一下黑了——只要阿斯托利亚顺嘴说上那么一说,以格林格拉斯和马尔福家族的交情,他肯定会被他爸罚个半死。


哈利的气息一下更近了,“姑娘们,不要做没有意义的猜测啦。”


“是不是你们猜猜看。”哈利握住德拉科攥紧的手,让他与自己十指相扣。


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模糊不明的话,但是面前的两个女生都明白了。


“其实我一点都不意外,”金妮终于笑着说,“如果他那时候能表现的不这么明显,我也许就不和他分手了。”


“哈利能放弃德拉科另找一个女朋友?”金妮嗤笑了一声,“Merlin!你们这种低级玩笑在骗谁呢?”


阿斯托利亚赞同的点点头,“我比德拉科小一岁,他去了霍格沃茨之后,我天天听他波特长波特短,一会儿臭疤头交了个女朋友一会儿他在魔药课上又怎么出丑了。”


“恶……你是不知道我喜欢你还是故意说给我听的?”阿斯托利亚扮个鬼脸“如果是前者,你也太蠢了,如果是后者,你也太恶劣了。”


“还有要和你父亲说的事,”阿斯托利亚眨了眨眼,“我开玩笑的,我祝你们幸福——尽管我还是喜欢你。”


“所以,说说吧男孩们——呕对着这么美丽的马尔福说男孩子还真是够奇怪的。”金妮抱起手臂,偷偷看了一眼脚边的伸缩耳,然后挪了几步挡住它,“哈利我很好奇你是如何说服德拉科马尔福——以这种……emmm美艳的形象出现在大众的面前?”


“emmmm这么失败的吗?”哈利懊丧的叹了口气,“我还以为至少能骗过大部分人。”


德拉科随手掏出一瓶魔药“拜你所赐,我腿都快断了。”他仰头将魔药一饮而尽。


“也不是完全没骗过,”他的声音渐渐低沉,“至少你还是达到了目的,许多女孩都不围着你了——因为我的美艳和强大气场?所以你该还我的可一点都不能少波特,这是一笔公平的交易。”


金妮感兴趣的挑眉,或许是门外的家伙感兴趣,她问“哦?什么交易?”


德拉科理了理他重新变短的金发,然后迅雷不及掩耳的念了个咒语,一阵烟雾过后,他身上裁剪良好的裙子不见了,重新变成了妥帖华贵精致的西服。


“走吧,”德拉科自然地搂过哈利,“最后值得一提的,外面的人是不是太多了点?”


然后教室门猛地开了。


赫敏正死死地拖着罗恩,她一脸尴尬,冲哈利抱歉的耸肩。


“我早就说了吧”“你为什么不相信呢?小罗尼?”乔治和弗雷德站在最前面,丝毫没有干了亏心事的自觉。


他们身后是穿着形形色色校服的学生。


“……”场面一度很尴尬。


德拉科假笑着对哈利说“所以我是在全校面前承认我有异装癖还出了柜?”


“哦,真是很不幸啊。”哈利嘲弄的说,然后又补上一句“总之我的目的达到了。”


“所以你欠我的波特”德拉科抬起了哈利的下巴,当着众人的面吻了下去


吸气声四起。


“一天三次,恩?”德拉科模糊不清的问“你可得好好还了,我们还有一辈子呢。”


“是啊,我什么时候食言过?”哈利搂紧德拉科,翠绿的眼睛熠熠闪光。


 


抱着手臂看戏的赫敏金妮阿斯托利亚


被双生子拖走的罗恩。


“我们是不是应该对他们的亲吻无动于衷?”那个拉文克劳的女生悄悄问她的朋友。


“现在不,”那个格兰芬多的女生喃喃着,“但以后肯定是。”


 


——fin——


于 2018.3.23


 


我怎么小高考之后就没正常过……


感谢阅读!